沧浪

搞事了

灰崎坐在黄濑家门口的楼梯上,声控灯没亮,灰崎祥吾几次拿出烟却又悻悻塞回口袋里。……他怎么还不回来?!灰崎觉得心里又闷又躁,站起身几步跨上台阶,泄愤地猛力踹着黄濑家的门,发出砰砰砰的声响,声控灯猛然间亮起。

        “祥吾君,你在做什么。”笠松前辈坚持要处理他的脚伤,留到现在才让他回家。现在还让他看见这个罪魁祸首,最近拍的那期杂志是不是说双子座最近水逆了?

        灰崎祥吾背着光觉得最近天蝎座可能诸事不利。明明是想来看看凉太,现在搞得倒像是来找麻烦的。啧。灰崎咬了咬牙决定顺其自然,“凉太~”灰崎手插裤袋,悠悠转过身,微微仰头斜睨着站在灯光下的黄濑,似笑非笑。

        “祥吾君,输了来找麻烦的?”黄濑捏了捏背包带,肩背微微后仰,抬眼间,纤长的小睫毛凌厉如钢刃,锋芒四射。“哈~”黄濑敛了敛眸,满脸嘲弄

,“还真是丧家之犬呢。”

        “……”灰崎低着头,简直抑制不住兴奋。糟糕,这样的凉太,我都要高兴的笑出声来了怎么办啊。可眼里一片冰凉。

        “凉太啊~……”灰崎在高涨的情绪中颤抖着抬头,看到黄濑凉太脚踝处露出的一点白色绷带时,恶语就卡在喉咙口吐不出咽不下。“……你…我是说……你的脚没废吧?”啧,这是什么狗屁问候。

        “让祥吾君失望了,我好的很,笠松前辈说这只是小伤。”这个人真的无聊到要从东京专程跑到神奈川来找我麻烦?!

        “……”这个笠松又是谁啊!走了大辉又来一个?!

        “如果祥吾君觉得我没事很遗憾的话,明天还有通告我可没空陪你,不过我想楼下的保安叔叔们可能会有兴趣来看看你这个不良。”话是这么说,黄濑还是警惕着灰崎的所有动作。

        “嘛,凉太啊,我觉得我们之间需要好好聊聊。”灰崎向前迈了一步,挠了挠头有点苦恼怎么才能让面前的人放下防备。

        黄濑掏出手机侧身打算拨打警卫室的号码。灰崎“啧”了一声一个箭步上前一只手扶住黄濑的肩膀,一只手飞快的夺走了手机。黄濑顺势想给灰崎一个肘击,灰崎就立即跳开了黄濑的攻击范围,黄濑因为脚伤不便,脸色很难看。

        灰崎后退抱着臂靠在门上,看着黄濑不算好的神色和有点散开的绷带,觉得烦闷的想抽支烟,刚拿出来就觉得手被一道目光狠狠刺了一下,灰崎抬头看了眼一语不发的只是用带刺目光打量他的黄濑,觉得这样也挺有趣的,嘛,毕竟凉太现在只看着我。低头收回烟的时候又低低笑了一声,还是被耳尖的黄濑听了去。

        “祥吾君你觉得这样很有趣?你到底要做什么。”不像要动手的样子,也没有冷嘲热讽,就站在这里耗时间?笠松前辈还叮嘱我最近要好好休息,脚伤已经不能无视了。还是速战速决吧。黄濑决定还是不能无视隐隐作痛的脚。嘛,这当然不能让祥吾君知道了。绝对!不可以处于弱势!

         “我说了,我们需要好好谈谈。”灰崎习惯性斜舔过大拇指,眼神发亮。

         “……”下场比赛和诚凛,现在实在不是和他纠缠的好时机,“进来吧,说完就走。”

       “……” 黄濑觉得自己可能最近练习太累了,现在在做梦吧。灰崎祥吾会帮他绑绷带?告诉小绿间他们的话也绝对不会相信的。黄濑双手紧抠着沙发,绷紧身体防止灰崎突然发难。“放松点,凉太,难道到现在你还认为我要揍你吗。”黄濑松开手摸了摸鼻子觉得面前这个人皱着眉给自己绑绷带的专注样子好像也挺温柔的,又觉得自己被这样简单示好就心软实在是太没有原则了,撇了撇嘴转过眼神不再看他。

        “那个,今天比赛,我……对不起啊。”灰崎觉得有点紧张,手里快要完成的绷带又有些松散的迹象。不自觉紧了紧,黄濑猛的吸了口气“嘶”,灰崎又立马轻了轻手劲儿,包扎完了轻轻摩挲着绷带,觉得自己心里都要被内疚淹没了。黄濑看着沉默的灰崎,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这种人实在是没救了,“祥吾君太差劲了吧。”黄濑依旧把腿靠在灰崎的双腿上半躺在沙发上。灰崎听见黄濑的话愣了一下又立马反驳道“喂!不要太过分啊……”黄濑打断灰崎的话开口道“嘛,这样看来的话祥吾君还是有点良心的。包扎的手法也还不错。”

         “呃,因为经常打架受伤的原因吧。”灰崎有点不情愿的说着。说实话,他也不是很想在凉太面前承认这些。

         “是啊,祥吾君真的是一直都很差劲呢。”黄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偷偷瞥了灰崎一眼,看他脸色颓败,觉得心里真真是高兴极了,原来灰崎祥吾是这样的一个人啊。

         灰崎低着头抚摸黄濑的脚不说话,黄濑很久都没有等到灰崎的反驳,晃了晃脚,微微碰撞着灰崎的手掌。

         “喂!小心脚伤啊凉太!”灰崎一把握住黄濑的脚踝,黄濑假意“啊”了一声,灰崎立马松开手一脸紧张的看着黄濑,又低下头仔细检查绷带有没有散开。黄濑忍着笑意,单手撑着身体向前倾去,另一只手迅速勾住灰崎的脖子往自己这边勒,“都是你啦,准备受死吧祥吾君!”黄濑松开撑着的手顺势往后倒,灰崎拗不过黄濑的手劲儿,一失重心就侧着身子压向黄濑。

         “啊!”黄濑这回是真疼。

         “怎么了?!”灰崎麻溜地爬起来空压在黄濑上方,双手撑在黄濑耳边,看着黄濑呲牙咧嘴的样子,关切的问道。

         “祥吾君,你太重了!”黄濑伸出手靠在灰崎胸前想推开他。

          “凉太,别动啊。”灰崎握住黄濑在他胸口作乱的手,“等会儿又碰到脚。”灰崎握着黄濑的手情不自禁捏了捏。

         “喂,祥吾君,你这样是耍流氓吗?”黄濑直直的看着灰崎祥吾的眼睛。

        “……凉太”灰崎回望过去,“……我们…做朋友吧。”

        黄濑觉得被灰崎握住的手被汗湿的很热。“……别开玩笑了!”黄濑定定的看着灰崎带着笑意观察对方的反应,觉得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逗弄灰崎祥吾简直是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我们当然是朋友啦,灰崎君!”黄濑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来,灰崎额边的井字都要爆炸了,“喂,凉太!你太可恶了!我要惩罚你!”

        灰崎紧握着黄濑的手压向头顶,黄濑心满意足觉得并没有什么不满就没有反抗,灰崎沉下身体靠在黄濑耳边,喘着气压低声音呢喃着“什么灰崎君啊,是小灰崎啊凉太~”灰崎带着点不满,侧着看到黄濑泛红的耳尖,又压着嗓子低低笑起来。

        “记住了吗凉太,是小~灰~崎啊。”嘛,记不住也没关系,反正时间还长。

搞事了

WC

       海常高中VS福田综合

    “凉太!我要摧毁你!”灰崎祥吾目眦欲裂,狰狞着笑容在裁判死角的位置对着黄濑明显负荷过重的脚狠狠踩了下去!黑子哲也、青峰大辉这些人,只要是他们说的话都能拯救你是吗!明明已经被我打趴下了,明明你的眼睛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痛感一瞬间就在脚部神经炸了开来,黄濑颤着眸光随着剧烈的疼痛动摇了一瞬间。

      灰崎觉得连呼吸都停止了,后悔像铺天盖地的洪水一般来得快而迅猛,一瞬间连眼眶都僵住。不,不是这样的。凉太你听我解释。

    “所以说,不要来妨碍我啊祥吾君!”黄濑咬紧牙关冲向篮筐狠狠扣下最后一个球!一跃而下的金色双眸间尽是敛不去的震慑人心的戾气。

       哨声响过,海常胜!

       黄濑忍着痛站直身体,抬眼间笑意盈盈,目光灼灼看向看台,抬手向黑子哲也隔空碰拳示意。小黑子,终于来了!

       灰崎从悔意抽身的时候胜负已定,他背对着黄濑咬紧牙关,握着拳头,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欲望就要从四肢百骸里呼啸而出,他忍得好辛苦,呼吸间都在发烫,浑身颤抖着才不让眼眶变得滚烫。凉太,你是真的目中无人,还是,只看不到我,只有灰崎祥吾这个人,你日防夜防从不肯正视。

       站在看台上的青峰沉默着看着灰崎停住的侧影,“啊~五月,等会儿你自己先回去。”

     “哎?阿大?!”

       体育馆外,比赛结束后观众都从体育管里陆续走了出来,夜色很浓,看不清过路人的表情,冬夜的狂风也没能熄灭灰琦心中的一丁点火焰。他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列队时看见凉太的双眼很亮,全是对下一场比赛的期待,他知道对手不会是自己了,他心里很慌,觉得隐隐要失去什么,却又不甘心。他站在黑暗里,望着远处那片光亮,隐隐在期待着那个向太阳一样耀眼发烫的人。

       “凉太啊~”他抬头捂住双眼轻声呢喃着,声色喑哑。

      “海常他们还没出来。”

        听见声音灰崎僵硬了一瞬间。敛了敛情感过于外放的神色,“哟。大辉。”转身抬眸间神色还是这场比赛前的灰崎祥吾,高调张狂。

       “谁要你管啊笨蛋,要做什么是我的事吧。”灰岐手插着口袋斜睨着面前表情严肃的男人,眉梢一挑下一秒又极速靠近恶劣的笑着。

           “如果是篮球方面的,你做什么我都没意见。但是,别用你这种无聊的手段妨碍他们的战斗啊!”

        “是吗,既然这样我更想毁掉他了啊。”灰崎似笑非笑,不能打篮球的话,就和你青峰大辉,和黑子哲也一点关系也没有了。想到这里,灰崎祥吾觉得心脏都要跳出喉咙了,一种陌生的兴奋感就这样冲上头脑,这样的凉太也没有关系,我全盘接受。

         “你问我知不知道,不好意思我和你们不同,完全不在乎什么篮球。”篮球有什么用呢,它一没有承认我,二让我没有可亲可近的人,是它抛弃了我!

         灰琦感受到青峰大辉的拳风时自己已经躺在地上了。嘛~不想还手,不想爬起来,甚至不想睁开眼。不过要是没有篮球,那个人会很难过吧,比和我相处还要难受吧。

         青峰看着没有半点动静的灰琦,估摸着是真晕过去了,挠了挠后脑转身离去。

        灰崎站起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没有人了。

          “如果是切磋篮球就可以了?”灰琦想着青峰说的话,拎着球鞋的手紧紧颤抖着,眼神间痛苦而又愉悦,高高举起的手漫长的静止着,仿佛在举行什么庄重的仪式。

           “可是留下来的人才最可怜啊。”夜色愈深了,灰崎错觉着自己身边的空气都被压着稀薄下来。看着眼前的垃圾桶,瞳孔里火舌簇簇,仿佛忽的又回到了自己帝光退部那天。烈烈寒风灌进耳里,全是自己当时对黑子哲也说的绝情的话。灰崎闭起眼睛,不受控制的大幅度颤动自己的双手。什么在一片漆黑的脑海里一晃而过,啊~刚入部的凉太,他抱着篮球满心满眼都是青峰大辉这个篮球笨蛋。

         ......我和凉太,除了篮球好像什么都没有,就连唯一的篮球,还是在互相伤害的岌岌可危的境地中存活下来的。

        灰琦抿着的双唇终于放松下来。他轻笑了一声。祥吾君?凉太我总有一天会让你改掉这个称呼的,要叫我小灰崎啊知道吗!他反手将球鞋靠在肩膀上,计算着现在去神奈川会不会太晚。

PS课的练习嘿嘿嘿
上个课都是青黄的形状
占tag抱歉